主页 > 中医养生 > 穴位养生 > 下肢外侧 > 看似天马行空 实则扎实丰硕

看似天马行空 实则扎实丰硕

发表日期:2019-08-28 19:19 | 来源 :健康养生网 | 点击数: 次 收听:

  陈从周以中国古建筑学、园林学专家闻名于世,而其艺文方面的成就,尤其是散文创作上的贡献往往被忽视。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他的散文集《书带集》《春苔集》《帘青集》《随宜集》《世缘集》陆续由花城出版社、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得到叶圣陶、俞平伯、钱仲联、邓云乡等的推崇,获得读者的好评。现在,上海书店出版社将陈从周先生的五种散文集以及学术札记集《梓室余墨》,遵从初版本原貌,重新推出《陈从周自编散文集》新版。

  ■陈从周(1918-2000),晚年别号梓室,自称梓翁。浙江杭州人,中国古建筑园林艺术专家,早年为张大千入室弟子。先后执教于之江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著述甚丰,主要有《苏州园林》《苏州旧住宅》《扬州园林》《说园》《绍兴石桥》《中国园林》等有关古建筑及园林的著作,《书带集》《春苔集》《帘青集》等散文集,另有《徐志摩年谱》《陈从周画集》等行世。

  关于陈从周的散文,邓云乡说,陈从周的笔下,记游踪,说名胜,谈园林,言昆曲,甚至思念大饼油条,情之所钟,无一不围绕着神州传统文化。他的散文,有的像溪涧涓涓细流,有的像小池明澈的秋水,有的也像檐头淅沥的苦雨,都能湿润读者的心田。如果说从一滴水可以见到海洋的话,那他每一篇短文都是一滴水,是中国文化大海中的一滴水。

  俞平伯1980年冬为陈从周《书带集》一书写的序言如此评价陈从周其人其文:“陈教授从周,多才好学,博识能文,与予相知垂二十年。中历海桑,顷始重聚,获观其近编散文集者,其间山川奇伟,人物彬雅,楼阁参差,园林清宴,恍若卧游,如闻謦咳,知其会心于文艺,所得良非浅已。商务英语对话尝谓艺苑多门,根柢是一。君建筑名家也。请即以之为喻。建章宫千门万户,目眩神迷,而其中必虚明洞达,始见匠心。文艺之各别相通,无乃类是。君题所居曰梓室,于焉撰述诗文,挥洒兰竹,得手应心,无往而非适矣。及其出行也,访奇考古,有济胜具,足迹几遍天下;其治事也,勤恳孜,不避艰阻。凡云窗雾阁,断井颓垣,皆立体之图绘也;朝晖暮霭,秋月春花,皆大块之文章也。天赋慧心与躬行实践,既已相得益彰,而命笔遣辞又俊得江山之助,吾观于斯编而益信。君深知园林之美,更能辨其得失。兹集多载杂文,名以‘书带’者,商务英语对话盖取义于书带草云。此草江南庭院中多有之,傍砌沿阶,因风披拂,楚楚有致……”

  作为我国著名的园林艺术专家,陈从周的著作自然以园林艺术为主,他的散文,用他自己的话说,原是他调查研究古建筑与园林的副产品,但是,即便是对自己的造园专业,陈从周的《说园》《续说园》两文是他的代表作,而在这两文之后,他又写了《说园(三)》《说园(四)》和《说园(五)》,这三篇关于园林的文章就收在他的第一本散文集《书带集》里,他的“说园”系列本身就是一篇篇充满中国艺术精神的美文。苏东坡说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陈从周的造园艺术亦是被誉为“诗中有园,画中有园”。他自己也说,在古建筑园林调查与考证之外,生活中还有许多他想写的东西,这些与专业“看来似无关系,但又是千丝万缕,若即若离,弃之可惜的杂拌儿,反转来对专业亦起着奇妙的作用”。

  譬如陈从周在《说园(三)》里围绕“造园”的夹叙夹议:“山不在高,贵有层次。水不在深,妙于曲折。峰岭之胜,在于深秀。江南常熟虞山,无锡惠山,苏州上方山,镇江南郊诸山,皆多此特征。泰山之能为五岳之首者,就山水言之,以其有上有水。黄山非不美,商务英语对话终鲜巨瀑。设无烟云之出没,此山亦未能有今日之盛名。”再如他结合文学谈造园的境界:“文学艺术作品言意境,造园亦言意境。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谓境界也……园林之诗情画意,即诗与画之境界在实际景物中出现之,统名之曰意境。”而“华丽之园难简,雅淡之园难深。简以救俗,深以补淡,笔简意浓,画少气壮。”

  作为张大千的入室弟子,陈从周的许多怀人之作在可读性之外兼具第一手的史料价值,譬如:《蜀道连云别梦长》,忆张大千;《含泪中的微笑》,记陆小曼画山水卷;《瘦影》,怀梁思成;再如他谈《徐志摩年谱》的编撰,谈《徐志摩日记的发现》《谈徐志摩遗文》等,更见出他的情怀和严谨。

  在《也谈闻一多的封面画》这篇短文中,陈从周介绍了诗人徐志摩的著作大部分的封面设计出于闻一多的手笔,如徐志摩的《落叶集》(1926)、《巴黎的鳞爪》(1927)和《猛虎集》(1931),三种不同的封面,代表了闻一多封面设计的三种不同风格:“《落叶集》是空灵秀逸,《巴黎的鳞爪》已趋于简洁,到《猛虎集》的时期则泼辣遒劲,概括性极强了。商务英语对话”即便封面设计不是出自闻一多之手的《翡冷翠的一夜》,闻一多“也参加了一些意见”。由此,陈从周又感叹:我国的现代书籍,从二十年代,直到三十年代这一段时间内,艺术界的确创作出了很多极清新、极美丽、极有思想性的封面图案,这些是研究我国近代艺术史的重要章节。此文写于1962年,在文章最后,陈从周说,他很希望有人能编一部比较完整的全集,这对于今日封面图案创作是有所借鉴的。

  1981年,陈从周写了一篇近8000字的《记徐志摩》,在他的散文集中,除了《说园》系列,这是一篇长文了。关于徐志摩,陈从周曾在1949年8月为其编印出版了《徐志摩年谱》,这篇《记徐志摩》可以说是对《徐志摩年谱》的补充和丰富。此文对我们了解徐志摩功不可没,因为所记都是出自第一手的亲历者说。例如沈从文告诉陈从周,在北京胡适对沈从文说,徐志摩当年离开北京回上海,主要因陆小曼不愿意去北京,而在上海开支大,即便徐志摩把南京中央大学和北京大学教书所得薪金全寄上海,自己只留下三十元花销,上海家里还是不够用……至于搭飞机返北京,则因为当天晚上林徽因在协和小礼堂为外国使节讲中国建筑艺术,商务英语对话急于参加这次讲演,才匆匆搭这个邮运飞机回北京,到山东时因大雾,飞机下降触及山腰,失事致祸。

  陈从周的散文,更多还是与园林建筑有关,但又充满诗情画意。他的文笔既平实朴素,又韵味丰富,例如他的《水乡的桥》:在水道纵横、平畴无际的苏南浙北地带,桥每每五步一登、十步一跨,触目皆是。在绿满江南的乡村中,一桥如带,水光山色,片帆轻橹,相映成趣。但在城镇中,桥又是织成水乡城镇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每当舟临其境,必有市桥相迎,人经桥下,常于有意无意之中,望见古塔钟楼,与夹岸水阁人家,次第照眼了。数篙之后,又忽开朗,渐入柳暗花明的境界。

  再如他写的《上海塔琐谈》:上海现存的塔,基本上都是楼阁式的木塔砖塔,以时间而论,最古老的当推龙华塔,建于公元九七七年,宋太平兴国二年;最年轻的是青浦的万寿塔,建于公元一七四三年,清乾隆八年。龙华是风景区,每当桃花盛开,庙会举行的时候,人人都想一登此塔为快。它耸立在黄浦江边,龙华镇旁。人们如果有机会登临的话,那么澄江如练,古刹(龙华寺)俨然,稍远的龙华公园,又是绚烂若锦,再远眺,则崇楼广宇,平畴千里,江山如画。

  这套《陈从周自编散文集》中,除了五种散文集外,还有上下两册的《梓室余墨》,这是陈从周的最后一部文集,书名来自他的室名。内容采用的是学术札记的传统形式一事一题,长短不拘共487题,以古建、园林为主兼及书画、文物古迹以及近代学人、文士、教育、民俗等诸多领域侧面,看似天马行空、信笔拈来随手挥洒,实则扎实丰硕,言之有物,有史可征,而且大多是作者亲身经历、寻访、考察、探究所得,文字多文人味,更是上乘学术小品。


小编推荐:
睡前一杯葡萄酒到底好不

 

黄冈养生网()

分享到:
养生热点:商务英语对话

相关养生资讯

栏目排行

  • 养生常识
  • 运动养生
  • 中医养生
  • 养生人群
  • 两性健康
热点推广
养生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