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养生常识 > 养生资讯 > 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微弱声音(图)河南健康家居

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微弱声音(图)河南健康家居

发表日期:2020-01-13 23:30 | 来源 :健康养生网 | 点击数: 次 收听:

  “如果维权成功了,我们会怎么庆祝呢?我知道,那一天一定会到来,但我怕到来得太突然,我想我们应该提前商量好庆祝的方式,因为这将是我们的节日。我想喝一杯,然后带着酒意在路上高喊:IAMHBVER!”(乙肝病毒携带者)——“肝胆相照”网帖

  “北京市西城区全国人大常委会”。dnf加智力的宝珠小谷子在一只大信封上郑重写下这几个字,然后将一叠装订整齐的资料塞进去,封好,交给邮递员,并看着它被安安稳稳地放在邮件筐里。

  11月20日,浙江。一份由1611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签名的《要求对全国31省(市)公务员录用限制乙肝(病毒)携带者规定进行违宪审查和加强乙肝(病毒)携带者立法保护的建议书》(以下简称《违宪审查书》)启程了。

  除全国人大常委会外,《违宪审查书》还寄给了3个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鲁丽、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组副组长蔡定剑。dnf加智力的宝珠国务院法制办也会收到一份。

  拿在手里,沉甸甸的,150多页的审查书包括5000余字的正文,1611个公民的签名和全国31省(市)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以及十余万字的相关资料。

  “到今天这个时候,呼吁违宪审查是一块不得不啃的骨头了。”走出邮局,外面雨雾依旧,气温降到10摄氏度以下。小谷子说,他相信这是一个开始。

  “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公务员体检标准》将携带乙肝病毒判为不合格,将中国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排除在公务员队伍之外,剥夺了中国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公务员这一职业的权利。这严重侵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我们的劳动权,也侵犯了我们的平等权”。

  据有关部门统计,目前我国共有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经常发病人群为3000万。在这份违宪审查书的第一部分,小谷子和他的“战友”们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注中国这1.2亿人的人权问题。

  小谷子所说的“战友”,也都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他们相识于一个的网上园地——“肝胆相照”论坛。为了这份《违宪审查书》,“战友”们酝酿了3个多月,其间经历了浙大学生周一超刺杀人事干部案的开审和安徽芜湖青年张杰状告当地人事局“”案的受理。

  “最初触动我们的是周一超案,我们感觉的问题如果不解决,也许明天就会出一个张一超,后天出一个马一超。而张杰案则告诉我们,最后问题的解决必须依靠国家的力量。”毕业于一所知名大学的法学硕士小谷子说,正是这两个案件催生了《违宪审查书》。

  张是安徽芜湖人,今年从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安徽省国家公务员考试,河南健康家居114他的笔试和面试成绩在其所报考职位的近百名竞争者中排在第一位,然而在随后的体检中,他被查出感染了乙肝病毒,芜湖人事局宣布张先著因体检不合格不被录取。11月10日,张正式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人事部门“歧视乙肝患者”。目前,此案正在等待开庭审理。dnf加智力的宝珠

  这几天,张先著被不断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记者包围着,作为为数不多的敢于站出来直面媒体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之一,他感到自己是代表千千万万的“战友”在争取这一群体的基本权利。因此,对每一个记者的采访,他几乎都是有问必答。

  11月20日晚9时,记者打电话到他家里时,张先著正在离家不远的一个网吧,向“战友”汇报案件当天的进展和他的所想所得。张认为自己的委屈得以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表达,是“战友”们多方奔走的结果。

  这名25岁的年轻人告诉记者:“我这次站出来了,本就没有考虑后果,我相信我的牺牲是值得的。”他希望通过挑战安徽省公务员体检标准这一个案,来撬动对全国其他30个省、市(自治区)的坚冰,最终促使法规修改,“让每一个想当公务员的‘战友’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张先著被人事部门判为体检不合格不予录取的依据,是1999年颁行的《安徽省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实施细则》。细则规定,只要携带乙肝病毒,包括大三阳、小三阳,不论其传染性大小或有无传染性,都不能录用为公务员。

  张先著案的代理律师、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11月21日对记者说,这一公务员招录规定明显违背了我国的宪法精神,与党的十六大提出的“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宗旨也是背离的。“这是典型的恶法,大三阳、小三阳,他也是人,也是我们社会的人,国家有什么理由不让这些人做公务员?”

  而在此之前,浙江大学学生周一超则以更为极端的方式引起了人们对公务员招考体检标准的抨击:周同样因体检查出感染乙肝病毒未被录取为公务员,激愤之下将当地两名人事干部扎成一死一重伤。

  浙江省人事厅官员10月底表示,将组织有关专家对现行录用标准进行论证,年底前决定保持原状还是进行修改。

  “携带了乙肝病毒只是表明了今后有病变的可能,但也有不病变的可能,或者病变治疗痊愈的可能。资料表明,许多乙肝病毒携带者一生不发病,到死还不知道自己携带了乙肝病毒。而为了这种可能性,乙肝病毒携带者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被剥夺了求学、就业的机会。乙肝两对半检查给乙肝病毒携带者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摘自《违宪审查书》

  “现实中太多令人心酸的故事,真不希望再发生像周一超这样的悲剧。”11月19日晚,小谷子所在的城市寒意袭人。在一家宾馆里,他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没有握手,没有通报真实姓名、工作单位。“小谷子”是他的网名。

  交谈间,小谷子常常用手挡着自己的嘴。为了“保护”他人,这是他的习惯动作,虽然医学早就证明乙肝病毒通过呼吸道传播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份《违宪审查书》主要由我执笔,但其中的观点和建议是‘战友’们集体智慧的结晶。”小谷子说,从8月份开始酝酿到现在正式定稿和正式递交,《违宪审查书》吸纳了数千人的建议。

  “肝胆相照”,这个本来默默无闻的论坛,在周一超案发生后,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聚集了一大批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宣泄途径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河南健康家居114目前其注册会员数达到1.6万。

  小谷子上“肝胆相照”的时间也不长,他是8月11日才成为该论坛会员的。8月13日,他起草的《违宪审查书》初稿出现在了“肝胆相照”维权版上。

  “我本来只是想贴出来给大家随便看看,但战友们强烈的反响超出了我的预计。”因为这份《违宪审查书》,小谷子被“战友”们推选为维权版的版主。

  到11月20日,提供真实姓名和真实身份证号码的签名总数达到了1611人。

  在开展签名活动的同时,小谷子也在吸取大家的意见不断对《违宪审查书》进行修改。

  “自从来到‘肝胆相照’,我的生活变得非常有趣,我认识了很多人,大家不必隐瞒自己,可以毫无顾忌地在一起。”小谷子说。

  据苏州王版主介绍,维权版现在是“肝胆相照”论坛最热闹的地方,每天发出的帖子数在1000条以上,有些网友一天10多小时挂在上面。除了维权,很多“战友”来到这里倾诉他们生活上的烦恼,寻找现实世界里所没有的理解和尊重。在网络世界里,等级、地位、美丑、贫富、城乡都不再重要,他们在这里是一种完全的释放。

  “我是大三阳,我并不怨天尤人,但我实在是看不惯也愤怒社会上那些人对我们的漠视甚至敌意”;

  “坦白说,我也曾有过报复社会的想法,只不过当时我还没有失去理智而已”……

  “你不只是在为自己打官司,你是在为1.2亿人打官司,你的身边有1.2亿战友”……

  网络世界里的乙肝患者们表现出的归依感、凝聚力,河南健康家居114以及对同类人群所给予的无条件支持与声援,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谈及这些,王版主颇多感慨。

  据了解,从4月份以来,论坛里的“战友”自发给周一超的妈妈捐款达7600多元,用于官司的开支;而张先著案的诉讼费用480元,许多战友也表示将共同分担。“要知道,‘战友’们大多是在读大学生或失业人士,他们自己的生活也是非常拮据的。”王版主说。

  “‘肝胆相照’就是我们的家,离不开,没办法。”浙江大学一位乙肝病毒携带者这样对记者说。

  “乙肝病毒携带者面临着入学、就业、婚姻等诸多方面的困难,他们受教育的权利、劳动的权利被剥夺,他们在婚姻方面屡屡受挫。来自社会的莫名的歧视和非难使他们苦不堪言;他们被逼入绝望的境地,小到失去工作,失去朋友,大到杀人自杀。”——摘自《违宪审查书》

  “战友”们在网上的亲密和融洽,反衬出他们在现实生活的因窘与无奈。这也正是《违宪审查书》成文的大背景。

  “只要你跟HBV沾上了关系,这辈子从摇篮到坟墓你都别想扬眉吐气。”“肝胆相照”上的一位网友对记者说。

  “亲爱的叔叔阿姨,当金秋的阳光照着一群群小伙伴们欢天喜地跨入校园大门的时候,我却要在孤独、落寞中度过本该金色的幼年时光。……我妈妈的血液是‘大三阳’,在我(今年9月)要读幼儿园的时候,也被查出是‘大三阳’,被告知不能上幼儿园。我的妈妈万分焦急,……但是,在现在的医疗情况下,我有可能终生不治。等到转阴的那一天,我也已经错过了读幼儿园的年龄。在小区里,……叔叔阿姨对他们的孩子说,‘他有病,会传染的,不要跟他玩’。所有的伙伴都上幼儿园了,我只能跟地上的小蚂蚁说说话,和树上的毛毛虫讲讲故事,……但是地上的小蚂蚁、树上的毛毛虫,他们都有自己的小伙伴.……我也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童年乐园——幼儿园。”

  “如果现在的规定不改变的话,我儿子永远无法上学。他才3岁!”11月18日,坐在记者面前的胡女士激动得脸都红了,河南健康家居114此时她的儿子正坐在前往乡下的小巴上,孩子不能上幼儿园,只能跟着外婆。

  让胡女士感到心酸的是,尚不谙世事的孩子整天在家里“骄傲”地宣称:“我是‘大三阳’”,吓得以前常在一起玩的表姐再也不敢上门。

  张女士的儿子也是乙肝病毒携带者,5岁了,孩子一直进不了幼儿园。张不断地向当地卫生局、教育局申诉,但最终得到的答复是“不可以入园”。

  现在孩子经常问她“小朋友都上学了,你为什么不让我上学呢”?“这句话就像刀插到胸口一样。”张女士说,她真的想过抱着孩子跳楼。

  11月19日,在一家茶馆里,浙江某大学大四学生小叶甫一坐定,就喘着气对记者说:“我刚刚去参加了一个招聘会,递交了资料,不知道结果怎样。”

  “也许奔波到头来全是白费”。小叶说他很难通过体检这一关,最坏的打算就是明年7月份卷铺盖回家,实在不行干个体。

  小叶希望能够体检作弊成功。据他所知,为了获得一份工作,90%的患乙肝的大学生都会采取这个办法。

  不过,一次次的作弊也让很多乙肝病毒携带者心怀愧疚。毕竟,在获得正常人基本权利的过程中,诚实——人类的这一基本美德也正从他们身上消逝,尽管他们自己并不情愿。dnf加智力的宝珠

  靠体检作弊得以一次次闯过升学、求职关的小白说:“我在高二体检的时候查出来是‘大三阳’,后来找人帮忙才参加了高考;到了大学,又要体检,我找人替了;参加工作要体检,我仍然作弊。没有办法,因为我要工作,要养活我自己,还要给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小白对自己的作弊行为感到厌烦。他说:“我是个诚实的人,我不想做任何非诚实的事情。但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劳动的权利,他的生存权几乎也就被剥夺了。我不知道为了生存,自己还要不诚实多久。”

  “一个人去撞墙,撞一下他不会倒,撞两下也不会倒,但是你不停地敲打,不停地重复,总有一天墙会倒的”

  连日来,记者与这些乙肝病毒携带者面对面,但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单位,说起“肝胆相照”,说起《违宪审查书》,他们慷慨陈词,但谈及现实,你会发现面对的只是重重社会压力下一个个单薄的背影。

  我们建议:全国人大责令国务院修改《公务员暂行条例》,统一全国公务员的体检标准,并删去将携带乙肝病毒判为不合格的规定。

  我们建议:全国人大成立专门的执法检查组,对全国歧视、河南健康家居114限制乙肝病毒携带者就学、就业的规范性文件进行执法检查,给予纠正。

  我们建议:在入学、招聘时禁止进行乙肝两对半检查和乙肝表面抗原检查,只检查肝功能,保护公民隐私权。

  周一超的二审辩护律师邓继祥对《违宪审查书》的命运表现得很乐观。他认为:乙肝涉及到1.2亿人的切身利益,国家不能不考虑这1/10人口的呼声,因此,“公务员条例的修改是非常有希望的。”

  11月19日,章剑生对记者说:乙肝涉及的面太广,从地域上讲,全国各个省市都有限制性条例;从行业来讲,基本上所有的国家机关、企业、集团单位都拒绝乙肝病毒携带者,要改起来并不容易。最关键的是,这个社会根深蒂固的。

  “但并不能因为希望渺茫就放弃这种努力。”章教授更像在给自己打气,“打个比方,一个人去撞墙,撞一下他不会倒,撞两下也不会倒,但是你不停地敲打,不停地重复,总有一天墙会倒的。”

  乙型肝炎是病毒性肝炎的一种,在我国它属乙类传染病。人们常说的两对半则是乙型肝炎的五项检测指标。在乙肝“两对半”化验中,人们习惯把表面抗原〔HBsAg〕、e抗体〔抗-HBe〕、核心抗体(抗-HBc)这三项同时呈阳性称为“小三阳”,这时机体病毒复制相对静止,病毒含量相对较低。把表面抗原〔HBsAg〕、e抗原〔HBeAg〕、e抗体〔抗-HBe〕这三项同时呈阳性称为“大三阳”。这时机体病毒复制相对活跃,病毒含量较高。

  2002年底,广东省对招考公务员体检标准作出部分调整,其中乙肝五项检查的判定标准调整为:患急性肝炎已经治愈1年或迁延性肝炎已经治愈两年的乙肝病毒携带者(肝功能正常),除“大三阳”仍为不合格外,其他情形的阳性(含”小三阳“)均调整为合格。图:

  2002年6月19日清晨6时30分,安徽繁昌县人民医院门诊大厅里挤满了来此检查肝功能的群众,当时关于乙肝流行的传言搞得此地人心惶惶。在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有1.2亿,占我国人口的1/10。


小编推荐:
天福石雕园获评省级养生

 

黄冈养生网()

分享到:
养生热点:

相关养生资讯

栏目排行

  • 养生常识
  • 运动养生
  • 中医养生
  • 养生人群
  • 两性健康
热点推广
养生图片